皇甫包子

文图双废,越忙越浪,受控且吃逆。

遗梗

【冥迹】

“十七号,你又被撵出来啦?”
大概是在太阳彻底下山之后,少年才慢悠悠的揣着手从不知道哪颗树下面晃出来,末日十七眼睛尖,在浓厚的之夜色里也能看到那束摇摇晃晃的乌黑马尾和鼓起嚼来嚼去的腮帮,就看一眼,欢喜在心升起来,黏黏糊糊的,但他又肚子饿的生疼,不好挪步,只能就这么蹲着抬头望过去。

“你在吃什么?”快速的瞄了一眼玉逍遥,蹲在篱笆墙底下的末日十七继续拿着木棍儿在地上划拉,悉悉索索的,玉逍遥听着就像是在刨坑。
“你是要放水吗?这么使劲刨,咯,吃这个。”听到回答末日十七突然哽住了,他想起家里对门的大狗,撒尿先刨半个坑,转身一翘腿全滋在外面,末了还要吠两声,得意洋洋,玉逍遥这不会是在说他像阿黄吧?
末日十七心里胡思乱想,手上却没含糊,玉逍遥怀里兜着东西他一早就看到了,伸手摸过去,触感像是熟透的浆果,稍微一捏就怕破,只能五指拢着,小心抓一把起来。
“哼,他们就那几个傻兔子,还想守你逍遥哥的地盘上的桑,熟了又不摘,随东西挂着,活生生的浪费”

我的给气精♂分和直男小胖

想开天迹的受向车……可是想不清楚写哪个西皮

这两天试图画的条漫,然鹅……脑子空空

p2八歧x神愆,简单粗暴的翻了个车,欢迎看乐子,告辞